× 请认真阅读树洞秘言秘语寄存规则:秘言秘语发布规则

我要寄存

要留级了吗 — 1年前

lxq,对不起了,估计我要留级了,状态好差,考的好烂,我真的好想跟你考取同一所学校,但是我搞砸了,我跟同桌对了一些题的答案,我心里有数,只要改卷老师傻的话,或许有希望跟你一起去我们筹划已久的那所学校报名。不清楚你今天考的怎么样,等考试结束了,我们两个好好聊聊,你要好好考哦,我也想好了,大不了你先去一年,我随后一年就到!

匿名 — 1年前

考试第一天超紧张,感觉自己发挥不好,心里是有点b数的,复读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了,不过明天还有一天,希望可以让自己扳回一局,能走就走了,不想再折磨自己一年了,那样真的会让自己抑郁的…

匿名 — 1年前

有时候就是搞不懂天朝ZF下的那些有权的人为什么要管理到如此地步的!明明网络就是世界互联的,这也是大趋势,偏偏要禁止互联,禁止互联就算了,偏偏还要高筑墙,硬是把一件稀疏平常的事变成一门技术,不知让多少年轻人趋之其中。

匿名 — 1年前

每天回到家,面对那个开口闭口就数落人的女人,真是烦人,结婚果真就是为了受罪的,如果没有孩子,离婚那得多好啊,想着自己以前一个人的日子真是舒服,上辈子我是欠了她多少债,要让我用这辈子还啊???

boris — 1年前

不知情的情况下关门卡死了一个小壁虎

昨天晚上关门的时候,没注意门背后有一只小壁虎,直接关门把它卡伤了,当时本以为只是脚卡伤了,因为当时它还在动,拼命的往墙上爬,我想第二天估计就好了,也许就爬走了,没想到今天早上去看,已经在地上都硬了,我仔细一看,原来昨晚上的那一卡,连小家伙的内脏都卡出来了,哎,真是不忍直视,最后不得不用一张纸包裹起来放土里去,人的情感真是最本真的东西,心痛当时就涌出来了!

心平气和了无事 — 1年前

欲望特别强烈,虽然已经结婚四五年了,但是每天都要跟老婆来几次,有时候都等不急把衣物脱完,直接插入,后来听到同事说,有的人会患一种叫性上瘾的精神疾病,会导致欲望特别强烈,有时候会不惜一切代价寻求性的冲动。

吓到我了,我赶紧用手机百度了一下,才松了一口气,奶奶的,同事的不完整科普,整得我害怕了一下午,了解才发现“性上瘾”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要不断更换对象来满足性冲动,而我并没有不断更换对象的冲动,看来我只是单纯的欲望强烈而已啦!!

wrfang — 1年前

为什么有的人天生皮肤就那么好??还是男的,我作为女的,都羡慕嫉妒恨,果然是一白遮百丑,明明长的不怎么样,就因为肤白,貌也跟着美了,回家让妈妈也给我买洗面奶,我也要把自己洗白白的。

匿名 — 1年前

不清楚现实中有几个年轻人会去算命,我是从不相信,但是我妈妈信的很厉害,居然悄悄去帮我算了命,主要是我都38岁了,还没结婚,每次她催我找对象,我都是以找不到为由拒绝了妈妈的催促,这次她就花了两百块去请别人帮我看我这辈子是不是和尚命,如果是,她就再不催我找对象了。
果不其然,结果我就是和尚命,这辈子没有结婚的可能了,虽然我不信,但只要我妈妈信,她就可以放下了,不用再多为我操心。
其实,我也很无奈,因为身体不好(我有高血压)每天都要吃药,我怕耽误人家女孩子一辈子,既然我有顾虑,那就不结婚最好,放过别人,也放过自己。

匿名 — 1年前

不知道有几个人能做到对待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就如同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的好,我是初婚,我老婆离过婚,跟我结婚时还捎带了一个孩子,孩子已经七岁多了,虽然我一直都在努力做到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无奈都做不到,不管是孩子本身还是我自身,都感觉自己跟孩子之间的距离感很强,估计这个婚姻是我上辈子欠的,要不然不可能给我出这么大的难题。

TDSTONG — 1年前

隔壁一邻居年轻时因为家境很差,谈了好几段感情,最后都是因为拿不出钱,最后几段感情都泡汤了,一直拖到四十二岁才找了一个二婚女,二婚女带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男的开了一个加煤气的店和兼职承包了两个市场的杀猪工作,至今快六七年了,财产至少200w以上,他也说自己和他老婆年纪都大了,不生孩子了。
有人问他,以后他老了不在了,他的财产是给她老婆的孩子吗?又不是亲生的,他只是叹叹气,没说话,估计他自己也无能为力很无奈吧!?

匿名 — 1年前

孩子出生来到这个世界,并不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而是我们作为父母选择生出来的,我们并没有经过孩子的同意。所以我们作为父母的,应该感到责任重大,每当孩子开心的时候,我是最感到欣慰的,每当孩子过的不开心,我是最有愧疚感的,因为带她来到这个世界,却让她过的如此不开心。

不可能实现的梦 — 1年前

对于家境很一般的男孩子来说,找对象还是一定要找自己家乡或者离家乡很近的,我就是一个反面教材,当初不听劝告,一意孤行,我是重庆的,娶了一个沿海的媳妇,还有了孩子,现在媳妇打死都不跟我回老家,还硬把孩子的户口上在了娘家,TM的还倒是像极了上门女婿一样,她去娘家,我还不得不屁颠屁颠的跟着去,完全不能自主决定任何事,只要我决定的,都会被她一票否决,要不是因为有了孩子,真想跟她一刀两断...
在沿海待一辈子是不可能的,但是目前离开沿海又不可能,感觉自己内心已经分裂了,不知道咋个办才好,都是31岁的人了,再不想好以后的路,怕自己晚年会过得非常悲惨喔:-O

ZLLONG — 1年前

想想自己谈对象时,一群作为单身狗的室友跟我出主意,只要把对象搞上床了,性生活和谐,把对象搞怀孕,那这辈子两个人肯定活的很幸福,很恩爱...
这些狗日的室友,他们个个都离婚了,过得潇洒自如的单身生活,毫无一丝愧疚感,就我还撑着,老子真后悔听取这些狗日的出的馊主意,特码的,我现在除了跟对象床上那点事和谐以外,其他事都是仇人,一说话就是嘴仗...
这婚姻到底还能坚持多久,我是真的不清楚了,要不是为了孩子,我真的不止一次想离开这个毫无眷恋的世界...

id5415485 — 1年前

每到晚上十一点左右,隔壁的呻吟声就绵绵不断的敲打着墙壁,有时睡得早完全无所谓,有时候加班回来晚上了,就特别烦人,这些人,他们不害臊,连我都感到羞愧,现代的人果然都是自私自利的人,只图自己爽,完全不顾及别人的感受,特别是这种事,每天出门都会遇到,我都不清楚这些人怎么那么有脸跟别人打招呼,我都听到好几个邻居都在讨论这个事了,我也跟那几个邻居说了一下,如果再这样,直接去物业投诉吧!

我的根在哪 — 1年前

对于长期漂泊在外的我来说,随着年龄大了(已经41了),一直纠结于回老家和在城市里定居之间,在城里定居,由于自己年轻时太过轻狂,没有为晚年做打算,五险一金所到之处的公司都被我拒绝买了,最后37岁才感受到五险一金的好处,才在目前服务的公司买了五险一金,到现在才买了五年,等到了五六十岁,保险才足龄,最主要现在身体越来越差,对于未来越来越渺茫,如果在城市定居,想到晚年估计就是城市贫民了;但是如果回老家农村,离开老家二十多年了,虽然偶尔有回去,但大多数都局限于周围几家熟悉的,大多数都已不认识,回去相当于人生地不熟,又将自己置于陌生环境重新开始了...
我到底该怎么办?妈妈希望我回去,我也想回去,但我还能回去吗??

匿名 — 1年前

今天宿舍抽烟,把闺蜜的C罩罩给烫了个小洞,虽然我悄悄给她放回箱子了,好纠结要不要跟她坦白,因为宿舍里只有我抽烟,感觉迟早会被她发现的,讨厌,怪自己,刷啥抖音啊,这下惹祸了,最近她失恋了,先不说,害怕她大发雷霆,等她心情好了再找机会跟她说...呼

匿名 — 1年前

别人向我借钱,我总是不好拒绝别人,最后借了那么多钱都收不回来,不狠心拒绝别人真是太难为自己了,好讨厌自己的这个性格,下不起死心,怕跟别人撕破脸,其实在别人那里或许认为我好欺负吧,要不然不可能次次都来我这里借钱,借了后就不还我,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当没事一样,每个人欠我500块都五年多了,我现在都不抱任何希望能要回来了,当送给他们养老算了,不过我的这个性格要咋改啊?我真的是不想一直姓送啊!

心恨意难平 — 1年前

心里有太多话憋在心里,是真的难受,又找不到人说,那就发在这里吧,没有知心的人真的好难受!
现在新农村建设搞的如火如荼,小道变成了水泥路,国道翻新成了柏油,池塘挖了,还要搞休闲健身广场和花园之类。
当你回家后,确实这一切“看起来”很美好。而这一切,也仅限于“看起来”而已。
我心里在想,不知道翻修这原本就没多少毛病的水泥马路要花多少钱,不知道新建这些用处不大的休闲区要多少钱,如果把这笔钱真真切切补贴在农民生活保障和医疗服务上就好了,而不是表面的光鲜亮丽。
后来想想,我想的太天真了,每个月给农民多发一百块钱,谁能看见?而建设一个美丽的乡村,任何人都能“看见”,能“看见”就是做得好,路过的车子看见了说——这个乡村建设的真好!领导来视察了,说——这个乡村建设得真好!连村民自己也要说——看,咱们农村建设得多好!真是皆大欢喜。
可有谁能想到,有很多人,也许需要的,真的是那一百块钱。

匿名 — 1年前

认识一个朋友很久了,我们不是同一个地方的,自从十年前分别后,就鲜有联系。
前几天,微信翻看通信录时,突然看到头像,才发觉已经这么久没有相互联系了,就发了个讯息给她,其实并没抱着她会回信息,没想到她还真回了,你来我往,家长里短,父母孩子等...
聊着聊着,她突然说了句:“屋檐水点点滴”,我长这么大我都没听过这句话,我以为她是说她那里下雨了,就随口附和了一句,后来我网上搜索一下,原来是农村谚语,讲的是:父母怎么对待老人,孩子看在眼里也会有样学样,以后也会如此这般对待父母。
真是长见识了,城市里待久了,真的会退化掉好多东西,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个老师,父母的一举一动都会对孩子造成深远的影响啊!

俯首拜阳明 — 1年前

王陽明說「我們每一個中國人,無論是販夫走卒還是引車賣漿著流,都要做收拾精神,自作主張的大英雄」,希望我們滿街都是聖人,不知道這種社會什麼時候到來,好憧憬啊。

<<